叶疏星

慕尔如星

【忘羡】从前有座山(一)

#道长叽×妖怪羡#
#人物属于原作,ooc属于我#
#又名《魏婴下线的第十三年,想他想他想他想他想他想他》#



「修行第一」


蓝忘机看到魏无羡的时候,他正坐在树木横生的枝干上,吹着口哨逗过路的鸟雀。那雀扑凌凌地振着翅膀,被逗久了,倒似眷恋不舍的,轻轻栖在他的肩头。

他道:“下来。”

周遭寂静,放眼望去,四下皆隐白雾,不辨天色,不明时状,即天地万物之间只余他们两个一般。蓝忘机情知是梦,也不肯先撤去目光,灼灼盯住了那一袭黑裳。

耳边流水远近,山岚朦胧。这个场景梦了千百回,前因后果,短的可怜。蓝忘机沉默着,不待伸出手去,果亲眼见着拨云见日,迷雾一寸一寸地剥尽,显出清晰通透的现世来。

是晨间,山深闻鸟鸣,云雾透曦光。

蓝忘机甫一醒梦,就去探腕间的桃木珠串,那串珠子被他戴的久了,竟也多了几分难存的温泽。他信手抚上一粒,眉心略展——这回才真正醒了。

披衣起身,洗漱完毕,便佩琴负剑,往东行去。

姑苏有山,仰其之高,云深不知何处。

蓝忘机一路踏雪行来,周围有起早扫雪,闲谈阔步的修士,见了他的,均敛声行礼,道:“含光君。”

姑苏蓝氏的仙府就坐落于此,传闻原本蓝氏的祖先是个仙人,下凡游历,贪恋红尘,竟自愿舍弃仙籍,归隐山间,自而在此处建立府邸,施雾布云,以免他人扰自逍遥。

百年之后,生老病死。世人唏嘘,至于口口相传,几经渲染,反倒叫蓝氏愈加神秘,单说奇卉异木,能医百病,就已叫人十分神往。

蓝忘机走进深林,这片土地相比他处,暗显焦色,时至严冬,更形同枯槁,望不见一点生机。

他继续抱琴往里走,枯枝横错着指向天空,已然难以想象昔日林荫的繁盛景象。走至里处,在一棵参天古木的面前停下来。

这棵树的叶也尽落了,周围泛着清浅的蓝光,灵力点点。蓝忘机小心触去,伸手抚上主干,霎时灵光又盛,只围了这树一圈。他仰头再看,竟从分出的树桠望见一点绿意。

茫茫大雪,他却久立未动,雪花纷扬,终至把那新发的叶芽掩了,才怔松之间,恍惚地将落雪拂去。

再落,再拂去。

他没有带伞,墨发眉梢,襟间袍袖,慢慢落上绵薄的冰寒纯白。



tbc.
为什么又开了个大坑QAQ因为玩阴阳师不如跳舞【不
怒吸欧气!!赞我不出r!!!!
本来的想法是和尚叽,但是笔力不够,写不出来大灯泡叽的感觉,卡了……

评论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