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疏星

慕尔如星

【忘羡】夜游

#现代#
#人物属于原作,ooc属于我#
#一个脑洞小片段,一发完。可能会有bug,蹲#

00
       蓝忘机循着星点的火光找过来的时候,魏无羡正坐在花坛上发呆,焰苗一闪一闪的跳跃在他指尖,将熄未熄,像极了风中起舞的精灵。

01
       魏无羡眨了眨眼,下意识把烟掐了,冲他挥了挥手:“蓝湛。”
       然后两人之间就冷场了。平日遇见,都是魏无羡百般撩拨,蓝忘机默默应和,偶尔才会回上那么一两句。如今魏无羡一下掐去话头,两人竟也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   蓝忘机在冷寒的月色下,抬头打量他。
       他额头下还有显见的淤青红肿凝在一处,嘴角的伤口也大咧咧敞开着,逸出丝丝缕缕的血痕。

       蓝忘机下意识抬起手腕,未及碰到他侧脸的轮廓便顿住,淡淡敛袖,借势接过尚还卡在魏无羡两指之间的烟蒂,复而收手在侧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收神,只看到他蜷起的手指。一愣,旋即微笑起来,倒也没有阻拦的意思:“我知道,云深不可饮酒,禁烟,不可疾行,不可喧哗,不可啥啥啥。”

       空气中漫出的烟味终于散尽,夜风一过,他也好像找到了宣泄的出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今天不光带了烟,我还带了酒呢……哈哈,学分要被蓝大班长扣成负的了吧?”
        他双手抱臂: “不过,我就要离开这里了。”

02
       蓝忘机从始至终,只是面容淡漠地看着他。魏无羡望着这张如古井般平淡无波的脸,想起从前违禁被抓时,面对的也是这张脸,心里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 也陡然多了一丝欣慰。这几天的铺天盖地鄙夷和谩骂,几乎让他以为世间人的面容上只有这一种表情。

       也从反射真实镜面里,看到了自己面容上席卷而来的阴暗与冷寒。

03
       云梦出事了。
       江氏夫妇双双失踪,莲花坞的产业和运营的公司骤然失首,乱成一锅粥。温氏企业也趁火打劫,冻结了云梦公司的资金运转与原料来源,借机逼迫江澄卖出手里持有的股份。

      一朝厦倾。

      温氏暗地里同时派出众多打手来找魏无羡的麻烦,江澄不能突然身死,但是魏无羡作为江家的养子,似乎就无足轻重。温晁少爷看不顺眼,想要除掉的人,在这场以强欺弱的商战里,意外身亡,或者少胳膊缺腿也没什么奇怪。

04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狠狠灌了一大口酒,辣味猛的呛进他的喉咙深处,灼得眼角发热。

       这次回来,是为了彻底办理休学手续。

       虽然姑苏蓝氏并没有先提出这个意思,但是江澄和魏无羡商量过后,觉得与其等别人来通知难堪,不如自己先自觉的过去划清界限,好让别人甩掉一个包袱。

       几次动手占不到什么便宜之后,温氏另辟途径,于是关于魏无羡和江家的流言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   比如说魏无羡实际是江枫眠的私生子,所以江枫眠待他胜过亲生,甚至于虞夫人常年不和。

       比如江氏夫妇的失踪是魏无羡一手所至,目的是独吞江氏财产。

       三人成虎,流言可畏。

05
       云深的晚钟已经敲完半个时辰了,天地之间,似乎唯余星辰微光,与蓝忘机眸中的明明灭灭。

       魏无羡灌了自己半壶酒,觉得无趣,一下子觉得自己好像说了很多话,又觉得一句都没说清楚,幸而心绪已然平静很多,从花坛上跳下来,把这剩余的半壶酒扔给了月下白衣飘飘,一丝不苟的仙人。

        衣摆猎猎而响,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喝醉了,记得他对蓝湛说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可能是最后一次再见面了,他思量着,听得人回: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   云深的正门已关,足下踱步,还是不由自主移向了那堵矮墙。魏无羡翻身一跃,正正踏上墙顶,回头望去,照例是皎洁如水的月,和月下澄然清澈的人,向他投来两道关注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 一个立在墙下,一个坐在墙头。

       墙的这边冒出了几朵不知名的野花,混着杂乱的草木香,哦,他还在墙的那边留了半壶酒,不知道蓝湛有没有倒在草丛里。

06
       他觉得那天晚上一定是喝醉了,平安落地,脚踏芳菲,周遭悄无声息,却蓦然在转身离去时,听见彼方轻轻地传来一句低语,并着绵长清浅的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 “魏婴,我心悦你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22)